欢迎光临秒速赛车_秒速赛车官方网站!

新闻中心

秒速赛车 > 新闻中心 >

2栋农民楼每月10万租金该归谁?8旬老人与继子反目

2018-11-22 05:15

(原标题:两栋农民楼每月10万租金该归谁?深圳80岁老人与“继子”反目)

八旬蔡老太和“继子”何先生的房产纠纷自去年激化矛盾后,一年多过去了仍未解决。蔡老太近日再次投诉,她在下梅林围面村拥有两栋农民楼,部分房间出租,每月租金超过10万,几年来一直被他人霸占。这个“他人”指的就是何先生一家。而何先生说,他们与蔡老太实为一家人,房子是共有财产,每月收的房租也有打一部分到蔡老太账户,不存在霸占一说。

未标题-1.jpg

蔡老太:我的房子我要自己收租

80岁的蔡老太说,下梅林围面村62号的A、B两栋房产均为她所有,其中A栋8层,B栋6层。自上个世纪90年代建成后,房子就大部分都用于出租。她的侄子蔡先生也称,宅基地是上个世纪80年代福田区下梅林旧村委分给姑妈的。1988年,深圳市上步管理区城市建设管理办公室办理的《建筑许可证》上也是姑妈的名字。

据悉,在2016年以前,房子一直由蔡老太及其“老伴”老何(关于两人是否结婚,蔡家人和何家人说法不一)委托一黄姓男子管理。2016年4月月,老何去世后不久,蔡老太将原管家的管理权收回,委托其侄子收取房租。但一个月后,蔡老太的“继子”何先生一家又重新委托黄先生收取房租,两家矛盾公开化。

11月15日,南都记者见到了蔡老太。其表示, “(跟老何)没结婚,房子是我的,我要收租。他们(何先生一家)找人强制收房租,我没有收到一分钱。”蔡老太称。蔡老太的侄子则告诉南都记者,房租确实是何家人在收,他们每月会打2万元人民币到老太太账户,老太太因为腿脚不便,所以并不知道此事,更没有去碰过这部分钱。“2万元是远远低于每月收取的房租的。”蔡先生称,经过核查,两栋房子的每月房租超过10万元。不够,何先生妻子苏女士称,实际租金没有10万,除去维修成本和人工成本,大约在7万左右。

何先生一家:房子是共有财产 有权收租

11月20日,南都记者与目前收租的何先生一家取得了联系。据何先生的太太苏女士称,他们一家与蔡老太是一家人,丈夫是蔡老太的继子。“我爸在上个世纪60年代就与我妈(蔡老太)结婚了,在光明农场结的婚。”苏女士称,虽然现在结婚证已经找不到了,但是已故家公的职工履历以及2009年提交的《深圳市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建筑普查申请表》等文件都可以侧面证明两人的夫妻关系,也可以证明她和丈夫以及儿子是家庭成员。

对于房子的收租问题,苏女士则表示,在老先生过世前,房租一直由两人委托黄管家收取。老先生过世后,老太太称想要自己收房租,他们也答应了。但是,老太太却委托其侄子去收。“这样做性质就变了。”苏女士说,“所以之后我们就又委托黄管家继续帮助我们收租。”苏女士还称,在咨询律师之后,他们有将每月收的租金按一定比例打给蔡老太。

至于老太太想要收回收租权的想法,苏女士称,房子是一家人共有的,不是老太太个人拥有的。在建房子时,她与老公也都出过钱。“她(蔡老太)现在不承认跟我爸的夫妻关系,也不见我们。房租的问题,我们可以坐下来谈,房租钱也可以都给老人家。但是必须要承认我们是一家人。”苏女士告诉南都记者。

蔡何两家争夺房子矛盾不断

11月15日,南都记者在下梅林围面村62号看到,B栋进门处贴的信息显示楼长为蔡老太,但A栋没有看到相关信息。此处不少老租户表示,从2016年年中之后,房租就一直是何先生和苏女士收取。他们也听闻过蔡老太与何先生一家关于收租权之间的矛盾。

事实上,自从何先生的父亲去世后,蔡何两家关于房子收租权的争夺就一直没有停过。2016年4月,蔡老太委托其侄子收租。但不久后,蔡何两家因为收租的问题在楼下发生激烈冲突。2016年5月之后,两栋房子中大部分房间房租一直由何先生一家收取,只有其中两间的房租自始至终由蔡老太收。蔡家人指责何家人私自成立管理处,雇佣社会闲杂人等管理房屋,强制收租。而何家人则表示管理处的人员为他们雇佣的正规物业公司的人员,负责对两栋楼进行维修、水电等方面的管理。

蔡何两家的矛盾在2017年7月迎来一个爆发点。2017年7月27日,何家人在蔡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将蔡老太所住房屋们撬开,将老太从家中抬出,送往广州某医院。后来,在警方的介入下,蔡老太才回到深圳家中。(南都在此前两次对此事进行过报道)

此外,南都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6月起,蔡老太就一直委托人在两栋房子前贴出告示,表明两栋房屋在自己名下,各租户需将房租交给其委托的人员或公司。但一直没有成功。

2017年,蔡老太将何先生苏女士一家告上法庭,要求对方停止收取两栋房屋租金,并返还已经收取的租金和利息。2018年6月26日,福田区人民法院驳回了此案老太的起诉,表示两栋房产物行政主管部门对涉案房产的合法性和权属做出处理决定,该案应先由行政主管部门对涉案建筑物的合法性进行审查。待行政机关对建筑物合法性进行处理后,当事人如发生民事纠纷,可再向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2018年10月26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裁定。

谷莹 本文来源:南方都市报 责任编辑:谷莹_NN6577

相关推荐

  • 新闻中心

  • 联系我们

    +86-765-4321
    admin@baidu.com
    +86-123-4567
    天朝天堂路99号